谍海危情:阿金斯的老套路试水谍战片除了阴谋论还能有新花样不

跟郭达连相的杰森·斯坦森比起来,几乎同期从英国混进了好莱坞,同样靠着动作戏知名,同样在商业动作片中从反派演成了名角,甚至,阿金斯的《终极斗士》系列硬核动作片,还曾经力压斯坦森的《非常人贩》一筹。

想不到,当斯坦森搭上了《速度与激情》这条商业大制作的“航母”,阿金斯还在忙着跟中国战狼吴京缠斗三百回合,到漫威超级英雄宇宙的《奇异博士》中,演一个反派刷存在感。

《敢死队2》中,被斯坦森干脆利索的干掉,也从一个侧面展现出阿金斯的郁郁不得志。

这两年,总是在中小成本动作片中打转转的阿金斯,拍了部挺炫酷的《意外杀手》,反应平平,跟托尼·托德联袂主演的《讨债人》,口碑崩了,至于那部演出阵容的噱头大于成片质量的《三重威胁之跨国大营救》,天知道该怎么评价才能避免口吐芬芳。

多亏《叶问4:完结篇》,给中国观众的老朋友阿金斯,结结实实的刷了一波存在感,但在好莱坞这个圈子里,他还是那个老样子。

接拍硬核动作小成本类型片,口碑票房双败北,号召力大受影响,只能继续接拍直接发行DVD的小成本烂片,恶性循环的折腾了一大圈,阿金斯的好运气不仅没回来,厄运还接二连三的来了。

本来众望所归的《终极斗士4》,却因正版比盗版晚出了好几个月而弄得满城风雨,想不到,以为借着北美院线因疫情影响持续走低的档口,准备在7月28日上映自己领衔主演的新片《谍海危情》赚点人气,结果又遇到了盗版资源早于正版一周多流出的恶劣事件。

说起阿金斯的运气,怎一个惨字能容得下,这里暂且打住,回到这部《谍海危情》。

12年前,传奇间谍男主因任务失败、误杀媳妇陷入沉沦,带着刚出生的孩子隐于市井,12年后,当初因揭露真相的记者闺女找他接头,意欲调查真相、找到致命病毒,于是,老东家中情局+军情六处、老对手俄国人都把贪婪的脏手伸了过来。

传统反派俄国人自然是无恶不作的,把男主闺女绑了,限他24小时拿到病毒。男主一面跟记者闺女套近乎,一面潜入老东家总部扒线索。想不到,好不容易利用废柴中情局拿到的 病毒 ,却被记者闺女拿走不谢了。

下面的情节就是看编剧如何火急火燎的把剧情坑填了,如何合情合理的让男主找回女儿,顺便跟中情局敲竹杠,粉碎俄国人的阴谋,顺便给记者闺女展示极富正义感和国际主义精神的完美人设,并再次成功的大隐隐于世,悄的等待续作重启了。

怎么跟你形容呢——还是以前的配方,还是一样的套路。类型片的原罪就是,万变不离其宗。

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阴谋论,夹在欧美人与俄国人之间的悲情男主,被亏欠的媳妇和女儿,再加上一个始终代表正义、对男主感情复杂的女主,以及男主灵光一现把反派耍得团团转的智商、中了N枪始终皮外伤的运气,齐活了。

都说这类商业动作片,文戏就是个陪衬,但如果这陪衬足够一鸣惊人、抓人眼球,打戏就变得更有价值了。

按理说,选择前两年俄罗斯毒杀叛徒间谍这件事做由头,感觉敏感性不强、噱头老了点,不过,在政治正确和偏见印象的大背景下,北美观众喜闻乐见的超级大反派俄国人,还是有实打实的号召力的。

哪怕在片中,屡次通过新闻播报的背景音,不断强化这个主题,《谍海危情》还是被非常复(套)古(路)的剧情设计带跑偏了,观众根本没注意他们抢的到底是啥(其实就是毒杀间谍的那种毒素),反正,抢就完了呗。

正因为真实的背景基本没用上,少了很多真实感,那就按《谍影重重》的路子来也成,结果却是任谁都猜得出来的老套剧情,让《谍海危情》几乎完全没有给出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多亏阿金斯还贡献了几场拳拳到肉的动作戏,特别是开场的废车场枪战、中间的酒吧近身格斗、尾声的银行短兵相接,要不然这犹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阴谋论动作片,还真下不去眼。

为了满足观众的刻板印象与审美情趣,就得按照套路去编、去演,哪怕片中有一些创意和闪光点,也很容易被观众忽略掉。这才是套路真正害死人的地方。

总是在低成本B级片里混,真是耽误了斯科特·阿金斯,如果,能赶上好机会,哪怕重新演反派,也有可能跟“隔壁家的孩子”斯坦森一样,来一个彻彻底底的角色大洗白(《速度与激情7》的反派成了《速度与激情8》的同伙),顺便荣登速激大家庭,甚至还能自己单飞出外传(《速度与激情:特别行动》)。